主页 > 社区人像 >【好野人在乌布】男儿的浪漫 >

【好野人在乌布】男儿的浪漫


【好野人在乌布】男儿的浪漫【好野人在乌布】男儿的浪漫【好野人在乌布】男儿的浪漫【好野人在乌布】男儿的浪漫【好野人在乌布】男儿的浪漫【好野人在乌布】男儿的浪漫【好野人在乌布】男儿的浪漫【好野人在乌布】男儿的浪漫

美人儿问我:“你是不是应该想一想为什幺身边充满了雄性动物?”一言惊醒梦中人,是呀,我嫁了个老公、生了两个儿子、养的狗阿乌带把儿,笼子里的鸟儿、家里的鸡,也是会唱歌打鸣的多;会下蛋孵宝宝的少,咿!原来我命中带“男”呀……身为家里的少数雌性族群,在民主家庭里遇事举手表决时常常得放弃我的粉色系、亮晶晶,于是,我好像渐渐忘了自己是女性这回事,而事实上,女性有女性特殊的原始需要,除了粉色系与亮晶晶,我们比较倾向以“沟通、互助、信任、和平与爱”来作为人与人之间的基本相处原则。

为了哥俩的“中文教育”,我灵光一闪决定以《三国演义》卡通版为教材培养儿子们听说与理解中文的能力,每天饭后的YouTube一小时,让“十年如一日在妈妈眼皮下绝对禁止电子产品”的哥俩心花儿朵朵开,而我在陪看的过程中,心情则越来越忐忑——丢脸的事不怕说,我虽唸中文系,但赫赫有名的中国四大名着,捧着实体书从头看到尾的,只有一部《红楼梦》。藉着陪儿子们欣赏《三国演义卡通》这事儿,我忽然惊觉:哇塞,每一集都可以看到打打杀杀兵荒马乱老百姓不得安生、每一集都有断头断脚鲜血狂喷爬上梯子攻墙被乱箭射死从高处推下粉身碎骨。眼看哥俩的精气神都迷在这上头,我不禁自问:哇靠,“血腥暴力、尔虞我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是我愿意让哥俩捡起来用在自己生命中的养料吗?经过五十二集的《三国演义》卡通版,我是要用什幺来餵养已经被撑大的“嗜血”胃口?于是,我开始意识到:哇哩咧!中国四大名着,至少有三部是明目张胆地提倡“打打杀杀”啊……我这会儿搞懂了我只抱着《红楼梦》从头读到尾的潜在原因了,我是女人,我爱(表面)和平。

这是我们男人的Romance……

光明正大地、理所当然地、目光呆滞地把“打打杀杀”的画面介绍给孩子,并把这样的“洗脑活动”视为生活中“大家都这样”的“正常”,让我忍不住想:如果这时候我引荐的教材是《金瓶梅》或《肉蒲团》,是否也会被评以“嗯……很恰当”?脑袋可以搁起来,用膝盖也能精準下断言:我要真把(不清不楚、朦胧地、隐喻着)人类赤裸身体进行性行为的画面展示给现在的哥俩欣赏,最可能的下场绝对是──被挖个坑埋起来乱石打死,再把可怜兮兮、思想惨遭荼毒的哥俩送到正人君子家去寄养。奇怪呀,孩子从0岁起就被允许暴露在好勇斗狠中,却得等到十八岁后才被允许(不光明、不正大、不理所当然,需要偷偷摸摸,但眼光炯炯地)瞄一眼“淫秽”画面。这什幺鬼“Make Love No War”的教育呀?

所以呢!当我听到好野爸告诉哥俩“《三国演义》的英文是《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时,马上用金鱼小脑袋回:“没有烛光、没有美酒、没有月上柳梢头,什幺鬼罗曼啊?”好野弟嘻嘻嘻地笑着说:“妈妈,你不懂,这是我们男人的Romance,就像我和哥哥每天都打架,可是我很爱他,他也很爱我。”

我呸。

(呸的人不是我,是好野哥。)

之一 :

三国演义

是哥俩有兴趣的经典

听了CD

读了儿童版的书

最近咱在看卡通动画

第四,第五集讲

王允献貂蝉离间董卓与吕布

我(很有心机地)

顺便讲了

美人计

英雄难过美人关

哥俩问

貂蝉爱吕布/董卓吗?

吕布/董卓爱貂蝉吗?

我(很有心机地)

把结论引导到

有一种爱 叫 咕咕鸟 的 爱

#儿子爱的教育

之二:

曹操因为多疑

误杀了 吕伯奢一家后

在逃跑途中的树林里

再次抽刀杀了吕伯奢

宁我负天下人

不让天下人负我

陈宫为此离开了曹操

好野哥说:

曹操做得对啊

他不杀吕伯奢

吕伯奢就会去报官抓他啊~

#枭雄所见略同???

#虽然不是我要培养的信念,

但愿意相信天意自有安排,持续看戏中

#看儿子们演的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