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地理新兴 >【好野人在乌布】生日女神 >

【好野人在乌布】生日女神


【好野人在乌布】生日女神【好野人在乌布】生日女神【好野人在乌布】生日女神【好野人在乌布】生日女神【好野人在乌布】生日女神【好野人在乌布】生日女神【好野人在乌布】生日女神【好野人在乌布】生日女神【好野人在乌布】生日女神【好野人在乌布】生日女神

好野家没有过生日的习惯,遇上野人生日时,顶多就是晚饭后的点根蜡烛、唱首歌儿、切个蛋糕,这种庆祝模式和哥俩几乎每两星期就参加一次“热闹跄跄滚 超级好玩 无敌精彩”的同学生日大型Party相比,只能用“黯淡无光”来形容。深谙“靠父母不如靠自己”的前青春少年兄好野哥,在即将步入11岁门槛的两个星期前通知(不是商量,是通知):“妈妈,我的生日要到了,我要请同学来过夜。”

噢……好!你要请几个同学?你知道我们家就这幺丁点儿大,能装几个人你要算清楚,你生日当天,学校有主办彩虹Disco到晚上十点,我们家只有两台摩多车,最多只能再载2个人,其他人的交通怎幺安排?还有,你们隔天打算玩到几点?我需要準备几顿饭?什幺菜式?然后,这个很重要:请你自己去取得对方父母的同意。等你计划好了,确定邀请者名单后,我们再继续第二回合的讨论……

关于邀请同学到家里过夜,好野弟比他哥还兴奋,来回伸展双手、翻滚身体地丈量我们家游戏房的地板:“妈妈,你看,这里睡三个、那里睡两个、厕所前面还可以睡一个……我们可以去跟卡萝阿姨借折叠式蚊帐和床垫,哥,你要参加Disco吗?如果参加,我们玩的时间就变少了,还是……我们只参加上半场就好了吧?”前青春少年兄对他弟的“热屁股”一律以“这是我生日、来的是我同学、关你啥事?闭嘴啦”的冷脸对待。在弟弟面前跩个八万五的好野哥似乎离翅膀硬了还有一段距离,我等了十三天,等到的只有:“一山说他一定会来,娜丽和玛葛儿也说可以。”

儿子长大了 自己的事会自己负责啦!

我问好野哥“生日一起睡”活动邀请对象準则是什幺,他答:“一山是我的麻吉,娜丽和玛葛儿很搞笑。”您知道,我是一个“从一颗种子看到一座森林;从一颗鸡蛋看到一头母牛”凡事想太多的妈,我不禁为儿子“选女伴儿”的着眼点起立敬礼,“是滴,儿子啊,以后找媳妇儿,最重要的考量点就是:跟她在一起,感觉非常轻鬆快乐,你要有本事看到对方内在的光。”

眼看隔天就是“跳完舞后直接载回家一起睡觉”的日子,若再不跟对方家长确定,好野哥第一次自发搞的“生日庆祝活动”很可能就要泡汤了。我这做娘的实在非常愿意在儿子迈向翅膀变硬这条路上推一把,那就……拿起电话发简讯向对方父母确认“请问您同意让宝贝儿到我们家过夜吗?我保证男孩、女孩分房睡,而且睡觉的时候,地上都有垫子枕头棉被、头上都有蚊帐。”吧!

事实证明,我多此一举了,对方家长都早已向好野哥亲口同意各自宝贝的“这个晚上就交给你了”。对事情不清不楚、不确定的,看来,只有我!好吧,是我自己放的话:“我只负责準备房间、食物、把你的同学载回家,这三样而已哦!”好野哥没事先向我“报告清楚+确定、确定、再确定”,是我活该,其实,往好处想:啊!儿子长大了,翅膀硬了,自己的事,会自己负责啦!

好野哥问

为什幺这个女孩很不一样

妈妈答

因为她是吉普赛孩子

Gypsy child who never, never follows the rules

(出自:Carmen:“L'amour est un oiseau rebelle”)

好野哥问

那我是什幺孩子

妈妈答

你是野孩子

在养儿子的过程中

渐渐明白

我的 缺包容 与 少温柔  

随时 喷发的怒火 与 熔岩

成就了 

孩子们成为“野”人的

燃料 与 沃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