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地理新兴 >【好野人在乌布】灰很灰非常灰 >

【好野人在乌布】灰很灰非常灰


【好野人在乌布】灰很灰非常灰【好野人在乌布】灰很灰非常灰【好野人在乌布】灰很灰非常灰【好野人在乌布】灰很灰非常灰【好野人在乌布】灰很灰非常灰【好野人在乌布】灰很灰非常灰【好野人在乌布】灰很灰非常灰

彩虹学校开学了,呀哔!

开学这天是个星期二,也是我到农夫市场采购当地新鲜有机蔬菜的日子。一早兴高彩烈地把哥俩送进学校、买了三大袋的本周主要食材,才进家门正打算好好煮一顿时,电话铃声忽然响起,屏幕上显示的电话号码让我心里一惊,直觉不妙“哈喽,您好!我是彩虹学校办公室的达妮,不好意思打扰了,您知道的,今天是开学日,为了公共卫生安全,校方为所有学生检查头虱,结果发现您家两位公子又把长在头上的宠物带来上学啦……”唉……只好把早已备下的两小瓶粉红色“杀头虱毒药”放进包里,再次骑上我那吃油不吃草的红色小铁马直奔彩虹学校,以便领哥俩到理发院请师傅帮忙处理养在头上的宠物了。

哥俩见到我,头低低地同声表示:“妈妈,我们不想回家,我们还想继续上学。”

行呀,好办呀,走!只要把头发理光,就能回学校继续玩啦……

彩虹学校的魅力真是没法挡。我这随口说说“把头毛理光就能重回学校怀抱”的绝招,竟获得哥俩眼睛发亮的一致赞同,看来,对告别“哥俩因头上三千美丝所营造的女儿形象”没心理准备的只有我一个。趁哥俩理发这会儿,我认真思考鼓励哥俩“留长发、打耳洞、戴耳环”对我的意义,结果发现,我根本就是透过有意地营造哥俩“雌雄莫辨”的外观,来满足我天生的反骨精神——无法从外观立马断定哥俩的性别,是我有心要让哥俩(与新马印台的路人甲乙丙丁)亲自体验的“灰色地带”。

啊……原来世界是“灰”的!

我自己第一次对“灰”有深刻体会是走出台湾桃园机场的那个十八岁下午。生长在亚热带,我深入骨髓的色调是纯粹的“正色”,红是红、绿是绿、黄是黄、蓝是蓝……在终年强烈的阳光照耀下,我的世界是“黑白分明”的色彩缤纷而鲜艳、色调奔放而浓烈。对我来说,踏上台风刚好过境台湾国土的那个十八岁下午所遇见的“周遭一片深深浅浅的灰”,真的很有一种新生儿初次张眼:啊……原来世界是“灰”的!我即刻爱上了这灰色调,并开始学习把这灰带到生活与学习中,并从这灰中发展出我当时最爱的生存哲学“水清则无鱼,浑水才好摸鱼”呀!

大学毕业后在“十足明亮,绝对分明”的新加坡就业,我自以为和灰的关系从此只能“只要曾经拥有,不在乎天长地久”,没想到,其实“灰”一直在我心中,不离不弃。一天,我拜访把家居当“面料博物馆”经营的丽娟,从她因收集过多只好割爱出清的收藏中挑出好几块一见钟情的布料时,她说:“你所喜好的面料有个共同点,这几块面料的色调,在咱们服装界的专业术语,就叫‘高级灰’……”哇塞,高级灰吗?性格“柔和、平静、稳重、和谐、统一、不强烈、不刺眼、没有冲突感”的高级灰吗?

这会儿,要在蓝天白云的、花红草绿的、山青水蓝的峇厘岛“办正事”,我特体验“到处一片灰”;我特需要“请只给我高级灰”。

欲知详情?下回分解呀嘿!

(文/ 图:跳下崖后/姚芳蕾)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