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环球机器 >【好野人在乌布】艺术家在我家 >

【好野人在乌布】艺术家在我家


【好野人在乌布】艺术家在我家【好野人在乌布】艺术家在我家【好野人在乌布】艺术家在我家【好野人在乌布】艺术家在我家【好野人在乌布】艺术家在我家【好野人在乌布】艺术家在我家【好野人在乌布】艺术家在我家【好野人在乌布】艺术家在我家【好野人在乌布】艺术家在我家【好野人在乌布】艺术家在我家

在乌布的这大半年,谭谭每个月都会为自己安排新的住宿地点,以便体验生命的流动并确保自己无法在舒适圈中“耽溺”太久,好野家因为CP值太高,除了价钱合理、地理位置适中,还有超级滋养家常便饭+五只已被谭谭认养的日本宠物鸡+两帅陪玩陪聊,因此承蒙厚爱,在外面转了两圈后,不久前又回流好野家住了一个月,就在她即将二度搬出好野家的前两天,接到JJ简讯问:“我闺中密友莎莎过两天要到乌布来住一阵子,你那儿有没有空房呢?”哎呀……上天也太会安排啦,谭谭后脚还没踏出去,莎莎前脚就跨进来啦!

这个还没决定要在乌布住多久的莎莎之厉害,单看她装进小小二十寸行李箱的内容物就知道,把准备给JJ的无数食材“上缴”后,一个小包装的是几件飘逸长裙与贴身衣物,然后精彩的“随身行李”一一出现:宣纸两大卷、毛笔好几枝、墨汁两小罐,这……这……这还不是最厉害的,厉害的是:她从手提行李袋中掏出自己制作的一小套精细白瓷茶具,我一脸崇拜地问为咱泡茶的莎莎:“这真的是你自己捏、自己烧的吗?”莎莎点头表示:“是呀,这是我们工作室的‘产品’……”谭谭马上接口:“这是‘产品’?!那我真的非常好奇你的‘作品’了……”莎莎马上掏出手机,除了分享她的陶艺“作品”,还顺便分享自己到处游走喝茶的照片:“我不论去哪儿都带着茶具,这是大冬天和朋友在美国的一个湖边喝茶、这是带着炭炉在戈壁沙漠上喝茶、这是秋天在溪边喝茶、这是初春在苏州园林里喝茶……”

我瞎紧张个啥呢?

哎呦喂……好野家的客人怎幺都个个精彩、个个厉害啦!有这幺厉害的人客入住,我马上跟好野爸打眼色建议:“明儿一早,你赶紧到美术用品店买五公斤陶土回来,从明天开始,哥俩就跟着莎莎姐儿学书法、捏陶啦……”让哥俩天天跟着莎莎学书法、捏陶土当然是做妈的美梦,(重点在:天天!)哥俩跟着莎莎捏了一个晚上的陶土,把一家四口的饭碗、茶杯、勺子捏了一套后,就自个儿决定“大功告成”,不玩了!跟着莎莎写了一早上的书法,莎莎的反馈是:“哥俩能说能听中文固然很好,若能再把自己的名字学起来,就更好了!也不用多学,只要把自己名字写好一招,就可以混江湖了!”(言下之意:哥俩是连自己名字也不会写,大字不识一个的文盲!)我挠头答:“咦,他们两年前就学会写自己的名字了呀!”莎莎笑着说:“我让弟弟写他的名字,结果他把‘浩’写成‘告’,我问‘你的三点水呢?’他就提笔把三点水写到右边去了!哈哈哈哈哈哈……”

啊!儿子是文盲?是文盲!!!我这当妈的该自己打自己屁股二十大板吗?若在两年前,我真的会操起家伙自虐一下以示“对不起!我知错了!”但现在,被乌布大学重新翻转教育的我可是老神在在:啊!文盲也没关系啦,反正儿孙自有儿孙福,我瞎紧张个啥呢?来来来,喝茶啦!

(文/ 图:跳下崖后/姚芳蕾)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