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环境报道 >【好野人在乌布】裸女.画刺眼? >

【好野人在乌布】裸女.画刺眼?


【好野人在乌布】裸女.画刺眼?【好野人在乌布】裸女.画刺眼?【好野人在乌布】裸女.画刺眼?【好野人在乌布】裸女.画刺眼?【好野人在乌布】裸女.画刺眼?【好野人在乌布】裸女.画刺眼?【好野人在乌布】裸女.画刺眼?

后来,我为美人儿穿上粉红薄纱裙。说起来,这是我第三幅没穿衣服的女人。

第一幅没穿衣服的女人是“维纳斯的诞生”局部图,一片蓝中站着刚从泡沫幻化成形的维纳斯,买的时候对这幅画的来头背景一概不知,只因为觉得“她在对我说话”,于是着魔似地掏出很伤口袋的钱把她买下来,天天看呀看,越看越觉得她美。这幺美的人儿当然得在毕业后仔细打包,与我携手登机回家,回家的路上,我把她展示给来接机的大姐儿欣赏,没想到她反应激烈地嚷嚷:“这幺噁心,快点儿收起来!”我很听话地把这幅画安置在我寄居的大姐儿家的衣柜与墙壁的小缝隙间,后来不知怎的,维纳斯被水气弄湿、发霉、丢掉了。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裸女.画.刺眼。

第二幅没穿衣服的女人是在学画画的时候,老师要求我选一幅名画来模仿,我挑了一张背景有很多金色的、没穿衣服的、在睡觉的、美丽的女人,这张画我模仿得挺尽兴的,老师也一直称讚说:“皮肤的肌理颜色处理得真好!”快要完成时,老师出国两个月“充电”,代课老师来上第一堂课时,我拿出收在画室橱柜里的画,发现我的美人的乳房被恶作剧地画了一个大圈圈,连忙拿着画请教老师怎幺办?那位第一次见面的代课老师看了看我的画,问:“要不要重画一幅啊?这是油画,不喜欢的话,可以重新开始。”我当时真是太没经验,也太不知道自己要什幺了,听代课老师这幺说,马上拿起画笔把在金色背景下睡觉的没穿衣服的女人唰唰唰地涂上蓝、绿、紫,然后画了幅我一直欣赏不起来的的荷塘夜色。这是我第二次意识到:裸女.画.刺眼。

不管美人儿穿不穿衣服都很美

第三幅没穿衣服的女人是来到峇厘岛后的第一幅油画,也是间隔十年的第一幅油画。原本想要画金灿灿的满月、画嚎叫的蓝色狼、画没穿衣服在跳舞的女人在发亮。油画这颜料的特性很好玩,画后需要给予时间等待颜料乾了才能画第二遍、第三遍……之后画的颜料可以把之前所画的全盘推翻,重新洗牌布局。我从开始到完成总共画了十三遍。每画完一遍,家里的男性都问同样的问题:“为什幺她没有穿衣服?为什幺‘你每次都画’这种图!”

啥???

每次???

每次都???

每次都画这种图?????

这是我第三次意识到:裸女.画.刺眼。

后来,我为美人儿穿上粉红薄纱裙。绝对!绝对!绝对!不是为了顺家里男性动物的眼。画第十一遍时,美人儿温柔地“对我说”繫条纱裙不也挺恰当的吗?我乖乖地、听话地,为美人儿繫上一条薄纱裙。我开始意识到:美人儿不穿衣服,很美;美人儿穿衣服,很美;不管美人儿穿不穿衣服,都很美!既然穿不穿衣服都美,那又何必执着于一定要:裸女.画.呢?

我的第一幅裸女画发霉了、丢了;我的第二幅裸女画被荷塘夜色给吞噬了;我的第三幅裸女画繫上薄纱裙了……啊!原来,我竟没有一幅裸女.画。

“她还没有穿衣服,你要帮她穿衣服吗?”有人这幺问!

不穿!不穿!不穿!就不穿!



上一篇: 下一篇: